四靈

『姓名』辰君狩宇(原名)。公子椎(賤稱)。清商(靈明式微對公子椎的稱呼)。冥臣(御前自稱)。
『種族』中陰。
『性別』男。
『職業』原為四靈首尊之“物靈”,司世間“無常”(一切萬法,皆悉無常)。後被貶作至低至賤的“樂鬼”,為王辨賞音律。
『形貌』真身為龍,人類形象昳麗軒昂,放達超逸,曾以“辰君”之尊領十殿、號億萬眾,巡海戍邊,莫不從服,時人贊曰“日月入懷,其君也哉!”獲罪後被褫衿拷問,具墨、矐、笞、梳、椎五刑,人皆以為辰君歿矣,實則受刑後相貌變化,且因椎骨盡失而終年臥疾,一襲青衣弱不禁風。“樂鬼”象以典刑,至賤無名,式微憐其行動不便而賜下符兵,從而被其他“樂鬼”戲稱為“公子椎”。
『武器』艆艎。本體為法杖,入水則化大船,高十丈餘,旗幡林立,瑰麗堂皇,船首繪有龍紋。
『所有物』忘憂琴(獲罪後贈與王)。
『坐騎』荒瑞。龍、獅混血的成年雄性凶獸,殘暴而不可控制。原為古印度神話中的惡魔“羅睺”,不死的黑暗之星,性喜破壞的阿修羅,後為辰君馴服成為坐騎,賜名荒瑞。面如惡鬼,金目四角,銀須白鬃,筋肉僨張有力,生五趾龍爪,長尾,身披沉香佛寶,以赤色絹絲結為鞍轡,系有金剛法鈴,因風發聲,可吞噬敵方神識。爾後辰君具五刑而滅,荒瑞則化作沉香巨獸雕像,守望伽羅宮前。
『居所』伽羅宮。伽羅,梵語 Tagara 之音譯,即黑色沉香。整座宮宇以古代黑沉香之陰沉木砌就,上累金盤,下為重樓,居中陰界日曜位,向東自轉。
『語錄』“人有無常哀歎,物有無常美感,事不濟不過難易,時不濟不過朝夕。”(此為辰君時期。)“清商不染,我生不辰;靈明無著,便能安忍。”(此為樂鬼時期,上半句是式微試探公子椎之真實身份,下半句是公子椎應答,亦是寬慰式微。)

『姓名』丹書無我(本名)。掌命丹書(諢名)。
『種族』中陰。
『性別』男。
『職業』“言靈”,司世間“無我”(此生彼生,眾生無我)。
『形貌』英姿天縱的紅衣少年,任俠熱血,勇武率真,會鳥獸語,不諳世事卻能輕易窺破人心,時常一針見血的道出真相。本是越族王裔,生逢亂世,於權力中心看盡派系傾軋蠹政害民,甘與鳥獸為伴也不願和虛偽者共處。生前頭角崢嶸,年少兜鍪,不懼世情;死後名傾十殿,仰不愧於神靈,俯不怍于王侯,崔嵬中陰,幻海湯湯,自此便是他的家國天下。常於鳳凰花下練劍,戰時身披猩紅鍪甲,持戟破殺。
『武器』劍名般若。戟名六度。
『親人』瓔珞䍿主。丹書有一未成年即夭亡的小妹,本名“瓔珞䍿吾”,小字“寶兒”,稚齒婑媠,天賦異稟,落筆則有,耳聞則通,十行俱下,過目成誦。死後掌中陰界女官,敕號“䍿主”,隨侍王駕,極受眾人疼愛。千年的心智和樣貌的反差,在寶兒身上融合成一種詭異氣質,可愛又可怖。
『居所』祝疏宮。宮內錦屏多畫鳥獸蟲魚,朱漆闌楯,飛閣流丹,雲氣仙靈,上出重霄。主殿有二重,一曰鳳集,多鳳凰花,為丹書居所,一曰鸞台,積玉如山,為寶兒閨閣。居中陰界金曜位,向南自轉。
『語錄』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與疏狂。曾批給雨支風券,累上留雲借月章。詩萬首,酒千觴,幾曾著眼看侯王?”(丹書自語。)“方時哪家少年舞,來日必是,紅衣傾天下。”(式微評丹書舞劍。)

『姓名』白骨姽嫿。
『種族』中陰。
『性別』女。
『職業』“畫靈”,司世間“無相”(諸法空相,不生不滅)。
『形貌』從畫中走出的白衣女子,冰肌媚骨,秋水為姿,清純中透著致命的妖冶,素衣不沾纖塵般遊戲于風塵,左腕懸一方骨印“亦無老死盡”。冷酷嗜殺,愛以自詡最悲憫的方式實施最無情的絕殺。
『武器』㤅遂。妝刀,刃上篆有“宿心遂矣、冥骨用安”八個小字,以自身指骨煉化,平日藏於指尖。
『居所』璵幸宮。此地朝雲暮雨,不見天光。層樓疊榭,俱是瓊台芝闕,廊腰縵回,處處繡闥雕甍,琅疏流熒,霧簾雲幕,玉牖引風,不見天光。宮內多仕女圖,畫上女子各個清像秀骨,令人懍懍若對神明。姽嫿時常不在宮中,更多時候,她棲身于“極樂天”樓闕深處,時而隱於壁上掛畫,時而流連于王駕之側。此宮居中陰界木曜位,向西自轉。
『語錄』“花非花,霧非霧,夜半來,天明去。來如春夢幾多時?去似朝雲無覓處。”“飲露吟風,木葉瀟瀟驚華年。”

『姓名』靈明式微。
『種族』中陰。
『性別』男。
『職業』“數靈”,司世間“無明”(一念無明,如是我執)。安穢土各宮各殿連營結陣,極樂天之所在更是變幻莫測,即是由式微排布。辰君歿後代領十殿。
『形貌』謎一般的清雅男子,玄衣弱冠,生有重瞳,素來閉目示人,認真施展奧義時才偶開雙眼。從容,腹黑,心思異于常人,擅行無雙詭術。日常或召役鬼操戈演陣,或精研各類兵甲法器(十殿所用武器泰半出自式微的發明),或呼朋喚友至宮中弈棋(有時喚來的可能非此界中人),其人弈術已臻完美,卻少有的並不那麼在乎一局黑白殺伐。
『武器』無著。式微不太有機會用到兵器,以至於連他自己都經常忘記有這麼一柄名為無著的玉白如意。平日納於袖中,戰時變化萬千,禦神辟魔,可如人意。其招數古怪刁鑽,自謂“靈明無著,讓你料不著”,只因“數靈”不是正常人,你完全料不到他接下來的動作。
『居所』有陳宮。天下萬物生於有,布兵列陣是為陳。宮宇以奇門數術佈局,設休、生、傷、杜、景、死、驚、開八陣,生門為生,死門為死,入其他各門則又見八門,周而復始,率一千零八十陰局和一千零八十陽局。與中陰界其他各處不同,有陳宮不設陰兵,戍衛奉養均由符兵執役,符兵位分三等,役鬼、式神、通靈,其中通靈是擁有強大神識的高階靈體,可學習成長而不拘於其主之敕令。式微起居多在上林苑、坐隱亭。宮外甲兵嚴整,宮內卻是流風百里,黛巒千疊,竹響撲簌,月與水居,極目遠眺,天與雲與水,上下一白,惟長堤一痕、飛鴻兩聲、水榭三叢、雲中人四五點而已。居中陰界月曜位,向北自轉。
『語錄』“守有度,矜有禮,朗月虛懷竹子心,等閒一弈幽明理,尊所聞,持所思,行所知。”“早死,晚死,早晚要死。”

援引參考

【辰君狩宇】辰屬龍,古同“晨”,又雲“日月合宿謂之辰”,即日與月交匯之地,亦是日、月、星三光之統稱。“清商”為古代五音之一,其調最是淒清悲涼。“冥臣”即失明之臣,亦是古代樂師的自稱。“具五刑”見於《漢書‧刑法志》,即對犯者先後施用五刑,多為“墨”(刺面)、“劓”(割鼻)、“剕”(鋸足)、“笞”(鞭身)、“梟”(懸首),終了“菹骨肉於市”(將屍骨剁成肉醬棄市)。辰君所受五刑為“墨”(在額上刺字染墨)、“矐”(煙熏雙目直至失明)、“笞”(以荊條鞭打脊背)、“梳”(將犯者除衣,澆以開水,用竹槎抓梳皮肉,直至肉盡骨露)、“椎”(斬斷脊椎)。中陰界以“樂鬼”為至低至賤,《尚書‧舜典》載,“象以典刑,流宥五刑”,象刑即是給受刑者的衣裳和用具做上標記,以催折其精神和儆戒他人。古人稱海中大船為“艆”,可載萬眾之舟謂之“艎”。

【丹書無我】“般若”、“六度”、“瓔珞”均源自佛經。“般若”(梵語 Prajna)意即一切智慧之究極。“度”(梵語 Pāramitā)意指“到彼岸”,“六度”即是從煩惱的此岸度到覺悟的彼岸的六種方法。據《妙法蓮華經》載,“以金、銀、琉璃、硨磲、瑪瑙、真珠、玫瑰,七寶合成,眾華瓔珞”,可見瓔珞即諸天佛寶之集大成者,是為“無量光明”。丹書語錄“我是清都山水郎”句出自《鷓鴣天‧西都作》,作者為北宋詞人朱敦儒。“䍿”,《說文解字》注雲,“樂舞,以羽自翳其首,以祀星辰也。翳猶覆也。”“祝”者咒也,“疏”者言事,通“書”,“祝疏宮”即誦禱宣疏之所。

【白骨姽嫿】“姽嫿”喻女子體態美好,典出宋玉《神女賦》,“既姽嫿于幽靜兮,又婆娑乎人間。”骨印文字源自《般若波羅密多心經》,“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,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。”造字之初,“愛”書寫為㤅,會意饑渴之人,“㤅”並無今“愛”對人事物懷有深摯情感的含義,而是表達饑餓者因受惠而感恩。語錄“花非花”句出自白居易。“璵”者,王之美玉,喻美人,音“與”,意交好。“幸”,吉而免凶,幸甚至哉,亦指王之愛幸。

【靈明式微】,哲學名詞,老子《道德經》雲,天下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。黑格爾《邏輯學》說有無同一。,陣也,本義是五穀整齊排列的方形田塊,古時音義通,指布兵列陣。有陳宮,其意不辨自明。上林為秦漢皇家園林,秦朝始建,漢武帝時達到全盛,縱橫 300 ,今已不存,司馬相如《上林賦》雲,視之無端,窮之無窮上林也有為逝者上墳之意,月窮歲盡之日(除夕)族中男子須上林燒紙。坐隱,圍棋別稱。語錄依《南呂‧四塊玉》曲牌而作,南呂宮,古代樂律名,古樂十二律,陰陽各六,南呂為其一也。幽明,指有形和無形的事物,《易‧繫辭上》曰,仰以觀于天文,俯以察於地理,是故知幽明之故。幽明亦指夜與晝、陰與陽、死與生、鬼與人,《禮記‧祭義》曰,祭日於壇,祭月於坎,以別幽明,以制上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