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生門

“地是空虛混沌。淵面黑暗,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。”
——創世記 1:2

從古至今,人們渴望一處憐憫之地。舊約時代,神為難民建了許多城邦,好讓他們避難。新約時代,耶穌就抬舉沉淪的婦人,又復興不認他的彼得。科技時代,懷著對人類苦難痛徹心扉的憐憫,賢能之士前赴後繼,尋這世道和文明的真理。

人們更渴望一處希望之地。曾經,亞幹人因違抗神而被巨石砸死,神卻將多難的幽谷變成指望之門。逆境是自己一手造成,但緊記無論如何你也不會被撇下。然而,這裡不是單單祝福了你就叫你平安通過,而要令你比墮進幽谷時更堅強。

今天,“R”要在你所身處的多難的幽谷中打開指望之門,這裡有黑暗中成群結隊的同路人,其中有憐憫你的便遞來潔淨的水,但你要自己救贖你自己。

“羅生門”連接生死,它是人性和魔性消失之門。入此門者無關是非曲直、身份門楣,人人皆為作者,皆是造世的原創之神。創作精神無分高下,“羅生門”就是公允,在它面前,一切謊言不攻自破,一切苦難無足畏懼,一切榮耀歸於塵土。

“羅生門”之第一重,“生物門”。幽谷入口是仿生設計,形似昆蟲的口器。從古埃及的動物崇拜到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再到東方佛教,蟲類都是異常特殊的,象徵人心的執念、黑暗和重生。於是,“羅生門”的開口為蟲類的口器,你的身體和意識就是它的養分,你體驗到痛苦、困頓和挫敗,但你在一往無前的創作路上獲得成長,終至無堅可摧。

創作有瓶頸,一如“羅生門”不僅一扇。第二重“科技門”是一座機械門,象徵創新,所謂“創意造言、皆不相師”。成功往往有個副作用,就是自以為過去的做法同樣適用於將來。然而只有不斷創新、超越自我,時時修剪樹枝,你的果園才能一直結出豐美的果實。

如果說第一座門是神性的,宗教的,是創世紀;那麼第二座門就是人性的,科學的,是進化論。

神將火贈予世人,烈火燒毀破壞,但也除盡污穢,雖然並非都為了公義。作者將思想的火種燃進讀者心中,人皆能創作,在這新天新地,有義居於其中。

遊戲設定

第一座“羅生門”——是神造的生物門。玩家面對此門采第一人稱視角。當玩家進入時,看似進去了門裡,事實上只是被門束縛了軀體、抽離了意識,而你的身體和意識就是這座門的養分,並且只是很少一段時間內的養分。人人皆可進入,卻極難出來,而軀體可保存的時間有限,一旦剝離意識就會逐漸失去鮮活。沒有永恆不滅的設定,身體將隨著時間腐爛,因此如果無人打理,門上時常掛滿僵硬的軀體。生物門不受人類操縱,但會賜給腐敗的軀體一場永恆的夢,在潛意識、一個虛擬的世界中度過最想要的一生,活著、然後敗壞,一次次輪回,一次次經歷一直想要的生活。永生永世的滿足,永生永世的快樂,這就是生物門之所以能存在的依仗。只要意識不滅,有著人類意識和欲望的供養,“羅生門”就能一直續存,反之消失。玩家會遇見“R”,或者,在意識的世界裡,你就是“R”。

第二座“羅生門”——是人造的機械門,只有當“R”張開翅膀方可得見,也即,若想進入此門,需要“R”在這個世界為你開門。對玩家而言,這才是真正的地獄之門。你所進入的其實是一道時間裂隙,而門並非永恆存在,門打開的時間完全取決於“R”的能力。在你進入的那一刻,你身後的“R”就會把門關上。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出來,但無法預知出來的時空是否為進入的那個。由於是人造的,機械門比原來的生物門乾淨好用。與生物門不同,機械門可操作,能逃跑,10%的玩家最終成功脫逃,這些人中的50%可以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,另外50%則被隨機流放。雖然機械門可被操縱,但任何事物都有屬它自己的平衡,因此不要輕易改變,如果沒有能力將它帶入你想要的平衡方式,“羅生門”就會崩塌。

援引參考

【羅生門】RASHOMON 典出平安朝民間傳說故事集《今昔物語》,又名《宇治大納言物語》,相傳編者為源隆國,共三十一卷,包括故事一千零四十則,分為“佛法、世俗、惡行、雜事”等部,以教訓意味的佛教評話為多。“羅生門”在日文漢字裡原是寫做“羅城門”,意指設在“羅城”(城的外郭)的門,即“京城門”。據《續日本紀》載,“天平十九年六月己未,于羅城門雩。”意指在羅城間行祈雨式。又,《令義解‧官衛‧開閉門》雲,“京城門者,謂羅城門也。曉鼓聲動則開;夜鼓聲絕則閉。”則是指公元 7 世紀中後葉日本皇都所在平城京的都城正門而言,“羅城門”與皇宮正門“朱雀門”遙遙相對,貫通兩門間的是整個京城縱軸幹道的朱雀大路,出此大門即是荒郊野外。在公元 9 世紀日本皇家衰敗、內戰仍頻的歲月裡,“羅城門”失于理修,荒涼陰森,許多無名死屍被拖到城樓丟棄,年積月久,在人們心中產生了陰森恐怖、鬼魅聚居的印象。日文“城”“生”兩字音讀相近,而字形上“生”比“城”簡省易寫,故而“羅城門”逐漸被寫成“羅生門”。《謠曲‧羅生門》曰,“九條(通)之羅生門,正是鬼神所居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