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scotte
 
四灵

『姓名』辰君狩宇(原名)。公子椎(贱称)。清商(灵明式微对公子椎的称呼)。冥臣(御前自称)。
『种族』中阴。
『性别』男。
『职业』原为四灵首尊之“物灵”,司世间“无常”(一切万法,皆悉无常)。后被贬作至低至贱的“乐鬼”,为王辨赏音律。
『形貌』真身为龙,人类形象昳丽轩昂,放达超逸,曾以“辰君”之尊领十殿、号亿万众,巡海戍边,莫不从服,时人赞曰“日月入怀,其君也哉!”获罪后被褫衿拷问,具墨、矐、笞、梳、椎五刑,人皆以为辰君殁矣,实则受刑后相貌变化,且因椎骨尽失而终年卧疾,一袭青衣弱不禁风。“乐鬼”象以典刑,至贱无名,式微怜其行动不便而赐下符兵,从而被其他“乐鬼”戏称为“公子椎”。
『武器』艆艎。本体为法杖,入水则化大船,高十丈余,旗幡林立,瑰丽堂皇,船首绘有龙纹。
『所有物』忘忧琴(获罪后赠与王)。
『坐骑』荒瑞。龙、狮混血的成年雄性凶兽,残暴而不可控制。原为古印度神话中的恶魔“罗睺”,不死的黑暗之星,性喜破坏的阿修罗,后为辰君驯服成为坐骑,赐名荒瑞。面如恶鬼,金目四角,银须白鬃,筋肉偾张有力,生五趾龙爪,长尾,身披沉香佛宝,以赤色绢丝结为鞍辔,系有金刚法铃,因风发声,可吞噬敌方神识。尔后辰君具五刑而灭,荒瑞则化作沉香巨兽雕像,守望伽罗宫前。
『居所』伽罗宫。伽罗,梵语 Tagara 之音译,即黑色沉香。整座宫宇以古代黑沉香之阴沉木砌就,上累金盘,下为重楼,居中阴界日曜位,向东自转。
『语录』“人有无常哀叹,物有无常美感,事不济不过难易,时不济不过朝夕。”(此为辰君时期。)“清商不染,我生不辰;灵明无着,便能安忍。”(此为乐鬼时期,上半句是式微试探公子椎之真实身份,下半句是公子椎应答,亦是宽慰式微。)

『姓名』丹书无我(本名)。掌命丹书(诨名)。
『种族』中阴。
『性别』男。
『职业』“言灵”,司世间“无我”(此生彼生,众生无我)。
『形貌』英姿天纵的红衣少年,任侠热血,勇武率真,会鸟兽语,不谙世事却能轻易窥破人心,时常一针见血的道出真相。本是越族王裔,生逢乱世,于权力中心看尽派系倾轧蠹政害民,甘与鸟兽为伴也不愿和虚伪者共处。生前头角峥嵘,年少兜鍪,不惧世情;死后名倾十殿,仰不愧于神灵,俯不怍于王侯,崔嵬中阴,幻海汤汤,自此便是他的家国天下。常于凤凰花下练剑,战时身披猩红鍪甲,持戟破杀。
『武器』剑名般若。戟名六度。
『亲人』璎珞䍿主。丹书有一未成年即夭亡的小妹,本名“璎珞䍿吾”,小字“宝儿”,稚齿婑媠,天赋异禀,落笔则有,耳闻则通,十行俱下,过目成诵。死后掌中阴界女官,敕号“䍿主”,随侍王驾,极受众人疼爱。千年的心智和样貌的反差,在宝儿身上融合成一种诡异气质,可爱又可怖。
『居所』祝疏宫。宫内锦屏多画鸟兽虫鱼,朱漆阑楯,飞阁流丹,云气仙灵,上出重霄。主殿有二重,一曰凤集,多凤凰花,为丹书居所,一曰鸾台,积玉如山,为宝儿闺阁。居中阴界金曜位,向南自转。
『语录』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诗万首,酒千觞,几曾着眼看侯王?”(丹书自语。)“方时哪家少年舞,来日必是,红衣倾天下。”(式微评丹书舞剑。)

『姓名』白骨姽婳。
『种族』中阴。
『性别』女。
『职业』“画灵”,司世间“无相”(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)。
『形貌』从画中走出的白衣女子,冰肌媚骨,秋水为姿,清纯中透着致命的妖冶,素衣不沾纤尘般游戏于风尘,左腕悬一方骨印“亦无老死尽”。冷酷嗜杀,爱以自诩最悲悯的方式实施最无情的绝杀。
『武器』㤅遂。妆刀,刃上篆有“宿心遂矣、冥骨用安”八个小字,以自身指骨炼化,平日藏于指尖。
『居所』玙幸宫。此地朝云暮雨,不见天光。层楼叠榭,俱是琼台芝阙,廊腰缦回,处处绣闼雕甍,琅疏流荧,雾帘云幕,玉牖引风,不见天光。宫内多仕女图,画上女子各个清像秀骨,令人懔懔若对神明。姽婳时常不在宫中,更多时候,她栖身于“极乐天”楼阙深处,时而隐于壁上挂画,时而流连于王驾之侧。此宫居中阴界木曜位,向西自转。
『语录』“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来如春梦几多时?去似朝云无觅处。”“饮露吟风,木叶潇潇惊华年。”

『姓名』灵明式微。
『种族』中阴。
『性别』男。
『职业』数灵,司世间无明(一念无明,如是我执)。安秽土各宫各殿连营结阵,极乐天之所在更是变幻莫测,即是由式微排布。辰君殁后代领十殿。
『形貌』谜一般的清雅男子,玄衣弱冠,生有重瞳,素来闭目示人,认真施展奥义时才偶开双眼。从容,腹黑,心思异于常人,擅行无双诡术。日常或召役鬼操戈演阵,或精研各类兵甲法器(十殿所用武器泰半出自式微的发明),或呼朋唤友至宫中弈棋(有时唤来的可能非此界中人),其人弈术已臻完美,却少有的并不那么在乎一局黑白杀伐。
『武器』无着。式微不太有机会用到兵器,以至于连他自己都经常忘记有这么一柄名为无着的玉白如意。平日纳于袖中,战时变化万千,御神辟魔,可如人意。其招数古怪刁钻,自谓灵明无着,让你料不着,只因数灵不是正常人,你完全料不到他接下来的动作。
『居所』有陈宫。天下万物生于有,布兵列阵是为陈。宫宇以奇门数术布局,设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八阵,生门为生,死门为死,入其他各门则又见八门,周而复始,率一千零八十阴局和一千零八十阳局。与中阴界其他各处不同,有陈宫不设阴兵,戍卫奉养均由符兵执役,符兵位分三等,役鬼、式神、通灵,其中通灵是拥有强大神识的高阶灵体,可学习成长而不拘于其主之敕令。式微起居多在上林苑、坐隐亭。宫外甲兵严整,宫内却是流风百里,黛峦千叠,竹响扑簌,月与水居,极目远眺,天与云与水,上下一白,惟长堤一痕、飞鸿两声、水榭三丛、云中人四五点而已。居中阴界月曜位,向北自转。
『语录』守有度,矜有礼,朗月虚怀竹子心,等闲一弈幽明理,尊所闻,持所思,行所知。早死,晚死,早晚要死。

援引参考

【辰君狩宇】辰属龙,古同“晨”,又云“日月合宿谓之辰”,即日与月交汇之地,亦是日、月、星三光之统称。“清商”为古代五音之一,其调最是凄清悲凉。“冥臣”即失明之臣,亦是古代乐师的自称。“具五刑”见于《汉书‧刑法志》,即对犯者先后施用五刑,多为“墨”(刺面)、“劓”(割鼻)、“剕”(锯足)、“笞”(鞭身)、“枭”(悬首),终了“菹骨肉于市”(将尸骨剁成肉酱弃市)。辰君所受五刑为“墨”(在额上刺字染墨)、“矐”(烟熏双目直至失明)、“笞”(以荆条鞭打脊背)、“梳”(将犯者除衣,浇以开水,用竹槎抓梳皮肉,直至肉尽骨露)、“椎”(斩断脊椎)。中阴界以“乐鬼”为至低至贱,《尚书‧舜典》载,“象以典刑,流宥五刑”,象刑即是给受刑者的衣裳和用具做上标记,以催折其精神和儆戒他人。古人称海中大船为“艆”,可载万众之舟谓之“艎”。

【丹书无我】“般若”、“六度”、“璎珞”均源自佛经。“般若”(梵语 Prajna)意即一切智慧之究极。“度”(梵语 Pāramitā)意指“到彼岸”,“六度”即是从烦恼的此岸度到觉悟的彼岸的六种方法。据《妙法莲华经》载,“以金、银、琉璃、砗磲、玛瑙、真珠、玫瑰,七宝合成,众华璎珞”,可见璎珞即诸天佛宝之集大成者,是为“无量光明”。丹书语录“我是清都山水郎”句出自《鹧鸪天‧西都作》,作者为北宋词人朱敦儒。“䍿”,《说文解字》注云,“乐舞,以羽自翳其首,以祀星辰也。翳犹覆也。”“祝”者咒也,“疏”者言事,通“书”,“祝疏宫”即诵祷宣疏之所。

【白骨姽婳】“姽婳”喻女子体态美好,典出宋玉《神女赋》,“既姽婳于幽静兮,又婆娑乎人间。”骨印文字源自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,“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。”造字之初,“爱”书写为㤅,会意饥渴之人,“㤅”并无今“爱”对人事物怀有深挚情感的含义,而是表达饥饿者因受惠而感恩。语录“花非花”句出自白居易。“玙”者,王之美玉,喻美人,音“与”,意交好。“幸”,吉而免凶,幸甚至哉,亦指王之爱幸。

【灵明式微】,哲学名词,老子《道德经》云,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黑格尔《逻辑学》说有无同一。,阵也,本义是五谷整齐排列的方形田块,古时音义通,指布兵列阵。有陈宫,其意不辨自明。上林为秦汉皇家园林,秦朝始建,汉武帝时达到全盛,纵横 300 里,今已不存,司马相如《上林赋》云,视之无端,穷之无穷上林也有为逝者上坟之意,月穷岁尽之日(除夕)族中男子须上林烧纸。坐隐,围棋别称。语录依《南吕‧四块玉》曲牌而作,南吕宫,古代乐律名,古乐十二律,阴阳各六,南吕为其一也。幽明,指有形和无形的事物,《易‧系辞上》曰,仰以观于天文,俯以察于地理,是故知幽明之故。幽明亦指夜与昼、阴与阳、死与生、鬼与人,《礼记‧祭义》曰,祭日于坛,祭月于坎,以别幽明,以制上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