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scotte
罗生门

“地是空虚混沌。渊面黑暗,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。
——创世记
1:2

从古至今,人们渴望一处怜悯之地。旧约时代,神为难民建了许多城邦,好让他们避难。新约时代,耶稣就抬举沉沦的妇人,又复兴不认他的彼得。科技时代,怀着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,贤能之士前赴后继,寻这世道和文明的真理。

人们更渴望一处希望之地。曾经,亚干人因违抗神而被巨石砸死,神却将多难的幽谷变成指望之门。逆境是自己一手造成,但紧记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被撇下。然而,这里不是单单祝福了你就叫你平安通过,而要令你比堕进幽谷时更坚强。

今天,“R”要在你所身处的多难的幽谷中打开指望之门,这里有黑暗中成群结队的同路人,其中有怜悯你的便递来洁净的水,但你要自己救赎你自己。

“罗生门”连接生死,它是人性和魔性消失之门。入此门者无关是非曲直、身份门楣,人人皆为作者,皆是造世的原创之神。创作精神无分高下,“罗生门”就是公允,在它面前,一切谎言不攻自破,一切苦难无足畏惧,一切荣耀归于尘土。

“罗生门”之第一重,“生物门”。幽谷入口是仿生设计,形似昆虫的口器。从古埃及的动物崇拜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再到东方佛教,虫类都是异常特殊的,象征人心的执念、黑暗和重生。于是,“罗生门”的开口为虫类的口器,你的身体和意识就是它的养分,你体验到痛苦、困顿和挫败,但你在一往无前的创作路上获得成长,终至无坚可摧。

创作有瓶颈,一如“罗生门”不仅一扇。第二重“科技门”是一座机械门,象征创新,所谓“创意造言、皆不相师”。成功往往有个副作用,就是自以为过去的做法同样适用于将来。然而只有不断创新、超越自我,时时修剪树枝,你的果园才能一直结出丰美的果实。

如果说第一座门是神性的,宗教的,是创世纪;那么第二座门就是人性的,科学的,是进化论。

神将火赠予世人,烈火烧毁破坏,但也除尽污秽,虽然并非都为了公义。作者将思想的火种燃进读者心中,人皆能创作,在这新天新地,有义居于其中。

游戏设定

第一座“罗生门”——是神造的生物门。玩家面对此门采第一人称视角。当玩家进入时,看似进去了门里,事实上只是被门束缚了躯体、抽离了意识,而你的身体和意识就是这座门的养分,并且只是很少一段时间内的养分。人人皆可进入,却极难出来,而躯体可保存的时间有限,一旦剥离意识就会逐渐失去鲜活。没有永恒不灭的设定,身体将随着时间腐烂,因此如果无人打理,门上时常挂满僵硬的躯体。生物门不受人类操纵,但会赐给腐败的躯体一场永恒的梦,在潜意识、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度过最想要的一生,活着、然后败坏,一次次轮回,一次次经历一直想要的生活。永生永世的满足,永生永世的快乐,这就是生物门之所以能存在的依仗。只要意识不灭,有着人类意识和欲望的供养,“罗生门”就能一直续存,反之消失。玩家会遇见“R”,或者,在意识的世界里,你就是“R”。

第二座“罗生门”——是人造的机械门,只有当“R”张开翅膀方可得见,也即,若想进入此门,需要“R”在这个世界为你开门。对玩家而言,这才是真正的地狱之门。你所进入的其实是一道时间裂隙,而门并非永恒存在,门打开的时间完全取决于“R”的能力。在你进入的那一刻,你身后的“R”就会把门关上。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出来,但无法预知出来的时空是否为进入的那个。由于是人造的,机械门比原来的生物门干净好用。与生物门不同,机械门可操作,能逃跑,有 10% 的玩家最终成功脱这些人中的 50% 可以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,另外 50% 则被随机流放。虽然机械门可被操纵,但任何事物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平衡,因此不要轻易改变,如果没有能力将它带入你想要的平衡方式,“罗生门”就会崩塌。

援引参考

【罗生门】RASHOMON 典出平安朝民间传说故事集《今昔物语》,又名《宇治大纳言物语》,相传编者为源隆国,共三十一卷,包括故事一千零四十则,分为“佛法、世俗、恶行、杂事”等部,以教训意味的佛教评话为多。“罗生门”在日文汉字里原是写做“罗城门”,意指设在“罗城”(城的外郭)的门,即“京城门”。据《续日本纪》载,“天平十九年六月己未,于罗城门雩。”意指在罗城间行祈雨式。又,《令义解‧官卫‧开闭门》云,“京城门者,谓罗城门也。晓鼓声动则开;夜鼓声绝则闭。”则是指公元 7 世纪中后叶日本皇都所在平城京的都城正门而言,“罗城门”与皇宫正门“朱雀门”遥遥相对,贯通两门间的是整个京城纵轴干道的朱雀大路,出此大门即是荒郊野外。在公元 9 世纪日本皇家衰败、内战仍频的岁月里,“罗城门”失于理修,荒凉阴森,许多无名死尸被拖到城楼丢弃,年积月久,在人们心中产生了阴森恐怖、鬼魅聚居的印象。日文“城”“生”两字音读相近,而字形上“生”比“城”简省易写,故而“罗城门”逐渐被写成“罗生门”。《谣曲‧罗生门》曰,“九条(通)之罗生门,正是鬼神所居者。”